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ssage in suzhou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还会回来吗  

2010-07-22 15:49:55|  分类: massage in guang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还会回来吗
 
    烟水流逝的过程里,我的眼睛四处张望,很多个年代就这样过去,最后,你不是我的,我不是你的。我回首望去时,仿若还能看到属于我们的那个年代长途搬家,一直一直温情的笑容。我不停的问着自己,还会回来吗?还会回来吗?

  -----你还会不会回来

  我在某年的三月把杰给弄丢了,我不知道去哪把他找回来,他在哪个城市,我不知道。

  我就这样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呼吸,杰被压迫在我神经的最深处,不碰则已,一碰便痛。很少人知道在我的世界里有个叫杰的男孩,那个高大,谦逊又温和的男孩子,我的文字里隐约的总是提及着我莫名的哀伤,那是关于杰的。100722ZPzd最直接的写出的就是那篇《我听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》。

  莫斯科,还记得我们提过的这个话题吗?

  莫斯科,那还是不是我们共同的梦想?!

  那年三月,我转身就走,坚决如铁。转身的瞬间,我疯一般的从杰的那间小屋里逃走,疯一般的躲在卫生间里流泪。很多年后开始审视自己的倔强,我就是这么一个倔强的女子,很多很多的委屈、眼泪、疼痛从不让人知道,不让人看到。

  那年三月,杰认为我对他撒了弥天大谎,他一样的倔强,没有任何语言。我想,他恨我。他的不信任刺伤了我,没有任何解释的,我走了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我以为我会忘了那个属于我和他的年代,我以为那个年代会在烟水流逝的过程里被销蚀了。可是,我错了。记忆的深刻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。

  他在哪个城市,我一直不知道。

  每次因想起杰而流泪时,我总会接住那些晶莹的小水珠, 握在掌心里,直到化为乌有。

  原本以为那只是个错误的年代,却不曾想过错误的年代里,我伤到了别人也伤到了自己。离开以后,才发现自己的伤口。

  街道上,总有单纯的男孩女孩相拥微笑。像是某年冬季里的我和杰,很简单的相互依恋着,从路的这头走到路的那头。

  他依旧在我的梦里,轻言浅笑,微风阳光,轻揽我入怀,柔柔的抚摸我的长发,他的眼神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,他总是那样深情的看我,带着与生俱来的忧郁。他是善良的,却不明白那年三月我最终离去,很多原因因为负气。

  我就这么负气的一直流浪,直到现在的我,隐约的才去打听他的消息。我知道,我的想念到了底限。

  那个时候,我发现杰像我一样喜欢文字,我看到他写的诗,那些淡淡的忧伤紧紧的缠绕着我,我笑着看他,看着眼前孩子般的他。他坐在阳台的竹椅里微笑着看书,我就靠在阳台上调皮的逗他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争吵,可是他总是让着任性的我。那个年月,我们都是倔强的,倔强的喜欢着对方,又因为这些倔强而分开。

  或者,他的眼睛早就在那年三月过后,转移了视线,因为我的倔强和看到他的不信任后的负伤逃走,因为多年来忍着心底的疼痛,也不愿意去问及,他还疼不疼。

  他还疼不疼?我不知道。

  后来,我遇到一个和他一样高大的男孩子,一样温情的眼睛,一样温情的笑容,一样天生忧郁的气质,一样心疼我的语气,一样拥着我喜爱抚摸我的长发。我没告诉那个男孩,他的一切温情让我记起了杰,我没告诉那个男孩,他的一切温情让我回到了那个年代,让我甜蜜又疼痛着。

  我喜欢那个和杰一样温情的男孩子。

  他的手,他的眼神,他的口吻,和他疼痛时负伤的眼神,让我震憾,以至于我在合肥的大街上为他痛哭。一切都太像。

  而我的记忆停在了和杰的那个年代,所有相似的情景再次浮现时,我徘徊在那个岔路口。原想离开,不伤害别人也不伤害自己。而他紧紧抱着我的那个怀抱,上海中铁快运,居然和我最后一天离开杰时,他那么紧紧抱着我的一样一样。那一年,杰是那么紧紧的抱着我,几乎要流出泪来的绝望。

  我想起,心就疼的厉害。

  因为这个拥抱,我留在了这个男孩的身边。可最终,他伤到我了,或者无谓伤与痛,我们在两个城市,他有他的女友。

  又是冬天了,我又在不停的想着那个年轻的年代。

  在微风里,杰牵着我的手,在阳光下吻我。

  我想流泪。

  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感伤

  也永远是一成不变的原谅

  永远是结束 我才知道那答案

  永远是永远是失望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 年轻是豪饮一场

  在很久很久以后只剩已褪色的脸庞

  曾挫折的地方被淡忘

  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感伤

  也永远是一成不变的原谅

  永远是结束 我才知道那答案

  永远是永远是失望

  人人都有自己的理想

  装着各自不同的迷惘

  我的梦想是年轻的歌未央

  这是周华健的那乎《年轻的歌未央》。杰,明年三月,我们是否可以重逢了?在那个我们一直依恋的小城里。

  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感伤。

  永远也是一成不变的原谅。

  我们可以原谅当时的年轻,当时的倔强。

  你还会回来吗?回到那个温情的年代里,行李托运一切柔和的眼神和倔强的爱恋。

  你还会回来吗?...

  会吗?... 

相关新闻资讯:长途搬家 行李托运 
 

相关主题文章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