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ssage in suzhou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的河流  

2010-07-06 15:27:46|  分类: massage in guang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生活的河流

  岁月是河,流淌的过程必定要经过很多沙石漩涡,千转百回的曲折坎坷。而人生也是这样,漫长的人生长路上,不会全是一帆风顺的康庄大道,那些防不胜防的灾难随时都有发生的可能。酸甜苦辣才是人生的全部,平淡中有坎坷,平凡中有辉煌,中铁快运单调中却蕴含着狂热的激情。当我在离家多年后走回村庄,站在气派的二层小楼前,心中的感慨如破浪翻涌。记忆的碎片如泄洪般的水流扑面而来……

  儿时我居住的院子在村中间,院子窄长有三十多米吧。这样的院落特像江南那种小巷。如果两边都盖上撒子(半边房)中间剩下的就不足两米了。这样的院子是不能跟北京那种宽大的四合院相比的。两个人并排走都嫌拥挤,正是这种拥挤给我的童年带来很大的阴影。

  这个窄长的院落住ZD100706ZP了一姓两户人家,都姓郝。前面是我二爷家,我们家住院子后半部。至于二爷这个叫法是怎样排的,我当时小也搞不清楚。母亲让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,丝毫没有疑惑的意思。二爷家和我们家人口一样多,都是七口。爷爷、奶奶、爸爸、妈妈还有儿女三个。他们家的孙子辈是两儿一女,我们也是,我和哥哥弟弟。按说住在一个院子里,应该和和睦睦的,我们的大小都不差上下,也能在一起玩耍,不管怎么说,还是不出五府的亲戚呢。可事实却完全不同,他们的家人在我的记忆里就像恶霸,一直欺负我们,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。

  记事起,年迈的爷爷奶奶还有妈妈带着我们兄妹三个过着清贫的日子。很多时候我问爸爸呢,妈妈总说在很远的地方上班,等我长大了就回来了。我疑惑着,很远有多远,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呢。幼小的我时常在脑海里勾画着爸爸的形象,想念时常折磨着我纯真的心。我幼稚地想着期盼着,等着爸爸赚多多的钱回来给我买好吃的花衣服。就是这可怜的幻觉也在不久后被彻底摧毁了。

  那天我在院子里玩跳皮筋。我把破布条接成长长的绳子,捆在院墙跟前的两棵树跟前,学着大孩子的样子跳。这时前院的菊,就是我二爷家的孙女跑过来两下把绳子扯断,隔着低低的院墙扔了出去,我哭着问她为啥这样,她奸笑着说道:没有皮筋玩就不玩,扯点破布条玩什么,真恶心。我说恶心不恶心管她什么屁事,就让她赔我。说着说着我们就撕扯在一起,我瘦小很快被菊压在了身下,她一边打我,一边说:打你,打你这个劳改犯的孩子……后来还是母亲从外面回来才把菊吓跑了。我不顾身上的疼痛质问母亲,爸爸到底是干什么去了,为啥人家说我是劳改犯的孩子呢。母亲沉默不语了好久,才告诉我爸爸是教师,是好人,是冤枉的,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天。

  打架以后,我和菊就不再说话。我们同住在一个院子,她家的厕所在我家的后面,我家的猪圈在她家的前面。也就是说这个院子,她家的前半院有我们家的一小片地方,而我们家的后院有她家的一小片地方。就这样,来来往往中不免会出现一些磕磕绊绊,而母亲教育我们一定要忍受,不能再次激起祸端。也就是这种看似软弱的忍受让对方握住了把柄,他们时不时地找事欺负我们,先是我和哥哥上街走到她家厨房门前的时候,菊会故意泼水出来,水花溅我们一身,我和哥哥是敢怒不敢言。更有甚的是一次,我和哥哥上街,走到前院,菊和她哥哥故意拿出一个棒子挡住我们不让我们走,哥哥气急了就上前夺过来棒子一下扔了好远,接着战争爆发,哥哥把菊的脑袋打了个大包,这下乱了,菊的母亲那个像母老虎似的女人出来就骂,什么难听骂什么,矮小的奶奶迈着三寸金莲过来劝架,她一下就推开奶奶,还骂着你这个“绝户头”,奶奶趔趄了几下靠在身后的墙上,只有喘气的份没有还口的气了。善良的母亲本身是想说说好话平息这事的,看到这个样子就接着骂开来。那场战争直持续到街坊邻居来才算平息。而母亲却躲在角落里悄悄掉泪。

  很长时间,我不知道绝户头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奶奶和母亲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都气得铁青呢。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奶奶就是我的姥姥,姥姥生了四个女子,没有儿子,就让母亲招了个上门女婿,爸爸其实不是奶奶的孩子。这在农村,没有儿子就是绝户,就是招婿上门也让人瞧不起。

  从那以后,我开始恨爸爸,恨这个家,怎么没有一处能和前院的菊家比呢。菊的父亲在城里上班,是吃皇粮的人,他每隔几天都要回来一次,每次回来都会大包小包地带好吃的。而我的爸爸不能给予我这些,却只能带给我耻辱和被人欺负的把柄,像这样的爸爸不要也好。可这些我只能在心里想,不敢在母亲面前说,母亲在我们面前提起爸爸的时候,依旧是神采飞扬,仿佛爸爸就是天下最帅气的男人一样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二爷家要盖房子,中铁快运,想霸占我们家前院的那片地方为己有,就趁爸爸不在,故意没事找事,让我们在那呆不下去。可要强的母亲没有示弱,爸爸不在家,她充当的是儿子带女儿的角色,她不想让笼罩在爷爷奶奶心头“无儿被人欺”的阴影变成现实。

  按工分分粮食的年代,上海中铁快运母亲和爷爷就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,他们没明没黑的劳作要养活六口人依旧是杯水车薪。为了贴补家用,母亲在后院的空地上撒下了一些菜籽,在青黄不接的时候,一碗菜汤也能让我们度度饥荒。就是这样,我的母亲,一个苦命要强的女人,用单薄的身躯苦苦支撑着这个家。

相关资料信息: 中铁快运 上海中铁快运

http://www.021-cre.net
相关主题文章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